澳门山竹娱乐场停业 高西庆与白皮书的故事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000

澳门山竹娱乐场停业 高西庆与白皮书的故事

澳门山竹娱乐场停业,  高西庆与白皮书的故事

  文 马力

  从华尔街律师到中国证券市场建设的参与者和见证者,高西庆后半生的经历就是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缩影。

  1792年,纽约24个股票经纪人聚在一棵梧桐树下决定成立一个新的股票市场,至今纽交所楼前还立着一块铜牌:“这个买卖证券的中心市场,1792年为每日聚集在附近一棵梧桐树下的商人所建。”正因这个著名的《梧桐树协议》,诞生了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

  美国资本市场有“梧桐树协议”,中国资本市场则有“证券市场白皮书”,如同1792年那24个华尔街的经纪人,1988年,同样从华尔街起步,8个中国留学生写下了开荒中国证券市场的精彩故事。

  高西庆就是这八俊杰中的一位。

  他修过铁路,做过机械厂工人,留学美国成为华尔街第一位获得律师执照的中国人。他是中国证券市场白皮书的起草者之一,曾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他还担任过全国社保基金副理事长、中投总经理;如今在大学传道授业解惑。

  四十余年间,他的身份发生巨大转变,而他本身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

  2018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资本市场从白皮书走来,高西庆的故事也从这白皮书讲起。

  拓荒岁月

  1967年,父亲在军队,母亲便带着高西庆全家到了陕北。1970年,高西庆报名去修襄渝铁路。那时的高西庆恐怕还不曾料到此后自己会与中国证券市场的建立有如此深的关联。

  “在那里,食物实行配给制,工作强度很大,所以我们总是处于饥饿状态。但是,更加让人痛苦的是知识与信息的缺失。我贪婪地去看每张偶尔得到的写有字的纸片,如饥似渴。”

  “经过三年繁重的劳动和一次脑部受伤,我被分配到西安一家兵工厂制造机关枪。我每周两次下班后骑自行车去10英里外一所大学的无线电工程系学习英语。在这一年的学习中,200多名学员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坚持下来,我是坚持下来的十几个人之一,一同留下来的还有我工厂里的总工程师。他后来在我没有上过高中的情况下强烈推荐我去北京读大学。”

  1974年,高西庆被推荐到了北京外贸学院,1978年,国家恢复了研究生考试,他参加了第一次正式考试,考到了对外经贸大学,师从沈达明先生学习法律。1982年,毕业之后,他身揣着17美元赴美国深造。那个时候,旧金山机场外,一边8车道的宽阔公路,让他惊讶万分;律师事务所里,实际用到的国际商法,与他在国内学习的内容也有着天壤之别。

  “我仍然记得1982年当我第一次抵达旧金山时所能感受到的文化冲击。我决定在美国咬着牙读一个法学博士学位。”

  一年后,高西庆进入美国杜克大学,攻读法学博士学位,成为了尼克松的校友。据说尼克松曾经还出面给当时的中国外贸部部长李岚清写信,希望挽留高西庆在美国再待个三五年,当然理由写得特别中国化——希望高先生“多学知识报效祖国”,这已是后话了。

  杜克大学毕业后,高西庆成为华尔街第一个获得律师执照的中国人。正是《华侨日报》的报道,使得他和留美青年王波明、王巍、李青原等人相识,并成为好朋友。这些青年在一块经常谈论美国金融系统,但是并没有把它跟中国联系起来,只是认为这个东西太精妙了,直到1987年那场大股灾,彻底改变了高西庆的看法。

  高西庆是这样回忆的:“1987年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纽约股市暴跌。那天早上我到公司时快10点了。到办公室一看,就像电影里一样,办公室的人一个个慌张得要命,我问发生什么事了?秘书告诉我,股票市场垮了。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感觉。”

  “于是我就揣了一个小照相机,跑到股票交易所去了。交易所门口停了至少有七辆电视台的转播车,摄像机对着交易所楼上。为什么对着上面?等人跳楼呢。我的一个学长,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秘书长。他说,好些年前我们已经把所有的窗口封起来了,没有人能跳得下去。”

  “美国人的家产、所有的业务都在股市里面,有人说,世界末日到了,上帝终于开始惩罚这些贪婪的人;还有人讲,你应该把钱投资在你的灵魂里,而不是投资在这种市场上。我印象很深,但觉得这是美国的万花镜,跟中国仍没有关系。”

  出乎意料的是,黑色星期一的晚上,高西庆接到了中国总领事馆打来的电话,问这个事情会对中国产生怎样的影响?并说,美国股市暴跌以后,中央当天就来了密电,希望他们马上了解这个事情的影响。“我当时受到很大触动,美国资本市场离中国并不是很遥远,没想到现在中国高层能够对这东西感兴趣。”

  此时的中国,股份制已经开始苏醒,北大经济学教授厉以宁提出股份制的设想来解决企业的经营困难,被《纽约时报》称为“股票先生”;1986年,邓小平将一张“小飞乐”的股票,赠给了纽约交易所董事长约翰·范尔霖,之后,范尔霖来到中国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的静安营业部过户。国际社会发出了“中国与股市握手”的惊呼。

  “有一天王波明给我打电话,他突作惊人之想,说我们回国去搞一个股票交易所吧。说完这话,我说你说什么呢,做梦呢?这离中国还这么远!但他的哥哥王东明来美国把国内的情况一讲,我听了以后很吃惊!”

  中国在一些地方,如上海、深圳、沈阳、成都已经形成股票的交易市场,企业开始发股票和债券,所谓资本市场上的这些雏形都已经具备了,就差一个股票交易所。“那天我们谈了好几个小时,越谈越兴奋,越谈越觉得还真的有可能,我说那也可以试试,最后就决定多召集一些人,讨论这个事。”

  高西庆他们说干就干。

  白皮书诞生

  1988年是关键的一年。

  3月,王波明、高西庆、王巍执笔,联合李青原、刘二飞、茅桐、王大伟、盛溢,八个年轻人合作写成了《关于促进中国证券市场法制化和规范化的政策建议》,这就是中国的“证券市场白皮书”的雏形。王巍回忆到,“第一页大家一看就笑了,说东风吹战鼓雷什么什么,不满意。于是,把前言按照我们所有讨论,结合美国的经验和中国曾经改革的一些经验,一气呵成写了5000字的前言。”

  6月,王波明和高西庆带着这份政策建议回国了。王波明回忆到,“刚开始确实很难,要游说体改委、政改办,还有一些大公司,复印、查资料、开会,高西庆都得自己掏腰包。俩人一人一辆自行车,东骑西骑,四处奔波。幸好是在美国认识了张晓彬,他当时是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总经理,他赞助了我们十万元。”

  7月8日,万寿宾馆会议召开,座谈会由时任中农信总经理王岐山和中创总经理张晓彬发起,人行计划司司长宫著铭主持,人行副行长刘鸿儒参加,会议决定关于建立交易所要写一份更详尽的报告上报中央,由中央决定。可以说,创建中国证券市场的序幕就从万寿宾馆会议正式拉开了。

  高西庆回忆到:“1988年9月到10月这段时间,我们全力昼夜加班编写白皮书《中国证券市场创办与管理的设想》。我每天要骑几十公里自行车,因为我住在经贸大学,每天从经贸大学骑车到石家胡同找到王波明,一块再骑车到珠市口,这个距离最少有二十多公里。然后要从那骑到万寿路宾馆去找王歧山,从那再回经贸大学。这一圈下来大概得七八十公里。”

  “1988年11月9日,姚依林和张劲夫同志在中南海要见见这些年轻人谈一下建立股票市场的设想,当时我们这些人包括王岐山、周小川、张晓彬、王波明等,谈过之后,姚依林副总理最后做总结的时候说,看来在中国搞股票市场这个事情条件很不成熟,这句话一说完,我们的心一下就到了底,接着他马上说,但是还是要搞,而且要紧锣密鼓地搞,我就觉得这个简直太有意思了,我们的心情就像那个过山车一样,一下到底一下又上去了,特别激动。”

  座谈会后,“设计小组”立即着手进行了证券交易所筹备班子的组建工作,定名为“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简称“联办”,高西庆任首席律师。之后,上交所和深交所相继开张,联办都是主办单位。自此,中国的证券市场开启。高西庆回忆这段历史时说:“证券市场从那个时候、以那种方式搞起来,的确有偶然因素。”

  1992年10月,中国证监会成立,高西庆出任首席法律顾问兼发行部主任。由此他成为了一名政府官员。在这期间,他起草了国务院《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同时H股成功发行。前者使股市离市场化近了一步,后者则为中国资本市场留下了通往国际市场的一个活眼。

  1999年夏天,高西庆任中国证监会任副主席。在他看来,资本市场是现代市场经济体系的产物,同样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的发展历程。监管产生的逻辑是,资本市场追求高效资源配置,而原有机制往往会产生内在惰性,市场的高效发展是通过不断创新、引入竞争实现的。

  然而,创新对原有机制加以毁灭时,会造成“市场失灵”的混乱,这就使资本市场监管成为必要。监管肩负平衡市场效率的使命,也存在“收和放”的分寸尺度。作为“闲不住的手”,这就需要对监管加以制约。

  为国操盘

  从参与起草创办资本市场,到两进两出证监会,高西庆的身份在2003年再度转变,从设计者和监管者,转向全球化的投资者。

  2003年2月,高西庆从证监会副主席转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党组成员、副理事长,负责投资业务。这是一个为全体国民理财的职位。2006年,社保基金争取到海外市场投资的机会,并在全球范围内选出10家海外投资管理机构代为管理超过10亿美金的投资金额,加之政策对社保基金投资范围相应放开,当年社保基金收益水平即创下9.34%的历史新高。

  取得骄人成绩的次年,高西庆的身份再度转变,这一回,他被放到了更大的舞台上去。2007年3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中国将组建一个外汇投资机构,依法经营外汇,有偿使用,接受监管。

  当年9月,这一外汇投资机构——中投公司正式成立。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楼继伟,出任中投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时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的高西庆,出任中投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高西庆的中投岁月,则是为国操盘,为庞大的外汇储备找到合适的保值增值途径。

  2014年2月,高西庆正式宣布卸任并退休。从中投卸任之后,高西庆在清华法学院讲授《跨国并购中的法律问题》,安心教书。这似乎更适合他的退休生活。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创始人之一,高西庆的身份随着工作几经变更,但唯一没变的就是学者身份。

  无论体制内外,高西庆代表了1949年之后的新一代的金融家。

  身份在变,不变的是乐观的心态。他总觉得事情不会发展到那么糟糕的情况,即使最后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但是自己也随之改变,世界照样往前走。高西庆

  1953年9月出生,法律博士。1986年获美国杜克大学法律博士学位,其后在华尔街从事律师工作。回国后创立中国证券市场设计研究中心,作为主要发起人之一参与了中国证券市场的设计与建立工作。曾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律师、发行部主任、证监会副主席、全国社保基金副理事长、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2014年7月,高西庆正式加盟清华大学法学院担任教授。“我当时受到很大触动,美国资本市场离中国并不是很遥远,没想到现在中国高层能够对这东西感兴趣。”

  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创始人之一,高西庆的身份随着工作几经变更,但唯一没变的就是学者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