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启贵 郭敬明指导沙溢演戏,有多尬?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2385

秦启贵 郭敬明指导沙溢演戏,有多尬?

秦启贵,最近,又有一档关于演员行业的新综艺上线了,叫《演员请就位》。

节目未播先热,宣传片中争议最大的是郭敬明指导沙溢演戏。

参加节目的导演,要在三个小时内执导出一个短片。

三个小时在常规电影里,基本能拍摄剧本的零点一页,按精良的制作水准来算,也只能拍出一句话的镜头。所以这个节目需要演员和导演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完成任务。

但第一次合作的郭敬明和沙溢,光是争辩剧本就花了大量时间。

郭敬明拍摄的短片是《听见》,讲述下班回家的丈夫,因家里琐事抱怨,妻子却始终不发一言,自以为被“冷暴力”,憋了一肚子气,心灰意冷的丈夫提出离婚。

那么“提出离婚”这个点,沙溢应该压抑平静地说出口,还是要爆发?

郭敬明:你要爆出来,有戏剧效果。

沙溢:戏剧就是假,中年男人生活平静,要贴近生活。

郭敬明争论得有些不耐烦,甩出手上的东西,尴尬一笑,直接撂话:“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天性是尊重剧本,哪怕你觉得剧本很荒谬,都应该用你的专业性让它合理化实现,而不是说我觉得不合理就要改。”

宣传片流传出来以后,网友风评几乎一致:“外行人教内行人演戏。”“他竟然敢去指导口碑良好的专业演员?”郭敬明被吐槽得一无是处。

那么郭敬明究竟配不配指导沙溢演戏?

完整看过短片,客观说郭敬明作为导演有许多优点,控场能力强。沙溢想在开拍前调整剧本语顺,郭敬明会当即打断,时间紧,大概动线定了,会有时间再聊具体角色。

他很明白自己要什么。沙溢进门放包一个动作直接丢到地上,而郭敬明建议轻轻地放,压抑自己,情绪层层递进。

执行力强,事无巨细。水杯要自己去淋湿,灯光调成7点左右北京的光,再跑去门口摆放拖鞋。

懂得爱惜自己的演员。女演员经验不足,演不出他想要的效果,急哭了,他会上前拍肩安慰。

抛开其他因素,两人主要矛盾点是对戏剧化冲突的理解不同。显然,针对这一点,郭敬明指导沙溢真的不合适。

沙溢的观点是日常的生活,淡淡的冲突戏剧,才能让观众有代入感,打动人。

郭敬明喜欢“漂亮的冲突”,追求极致,情绪猛烈,才能有戏剧化效果,认为拍日常没有意义。这两者本身就是不可调和的冲突。

一提起郭敬明式的戏剧冲突,会不自觉回想起《小时代》里,动不动上演姐妹互扯头花的场面,原因无非就是靠“你睡了我男朋友”、“流产”、“癌症”、“谁更有钱”等冲突,推动故事发展。

这是郭敬明近几年导戏的核心槽点。

剧里人与人的冲突,经常缺乏理性,不贴近生活。

比如,《小时代》里郭采洁饰演的顾里和男友妈妈发生冲突是因为钱和地位,郭敬明为了加大戏剧冲突,就让被激怒的顾里转头和男友 battle 谁更有钱。

男友调解方式火上浇油:堂堂知识女性,怎么和我妈一样说起话来像中年妇女?

彻底惹毛知识女性,总结出一句经典的 qq 空间签名。

两人争辩的过程中,好像又回到了男友妈妈设计的陷阱里,再次因为钱分手,完全丧失理性,看得人一头雾水。

其次是人与环境的冲突,更像是郭敬明式的强迫症,说服力不强。

剧中的细节表现最直观,沙溢拍摄短片《听见》,因为水杯没有擦干净,一只拖鞋歪了,挂衣架没有地方挂包,就忍受不了,情感分裂。

仔细看拍摄场景,房间大部分是干净的,一般情况下,男生神经线条比较粗犷,注意不到这些细节。这段表演像是洁癖郭敬明上身,靠这些细节推动故事爆发,显然空洞,没有说服力。

包括《小时代》里的唐宛如,这部剧里唯一脱离了郭敬明式浮华的存在。怎么表现她粗糙的生活呢?郭敬明的方法是一只蟑螂爬到牙刷上,被唐宛如淡定弹走。

先不说不管是粗糙或者精致的女生怕不怕蟑螂,看唐宛如住的地方并不至于寒酸到蟑螂满屋,甚至爬到牙刷上的这个地步,有些用力过猛。

用沙溢的话说:这叫假。

再一个评判影视剧的质感,其中很重要一方面是如何处理人物内心的冲突。郭敬明采用最低配简单的方式,靠演员后期配音直接读出内心独白。

杨幂工作受挫,男友安慰:什么都不会做的你,才最可爱。

杨幂内心矛盾,开始自我怀疑,后期补一段录音,直接加进来“什么都不会的我,真的可爱吗”,诸如此类的做法在郭敬明的剧里很常见,一下子把人拉到最初级的水准。

人物内心的冲突,没有细腻的情思、剧本功力、演员的演技,根本无法传达,只会尬上加尬。

如果郭敬明按照这个路线走下去,人物性格古怪,一有冲突就激烈开撕,不贴合实际生活,剧情只能向雷剧巅峰靠拢,像芒果台狗血剧巅峰巨制《回家的诱惑》。据说,当时这部戏在湖南卫视的收视率仅次于《还珠格格》。

每一集都有大大小小的狗血冲突点,靠“雷人”剧情,凌潇肃再次翻红。

艾莉回国开始勾引洪世贤,男方沉着冷静地分析当下形式,我的妻子是你的姐妹,我的大舅子是你的男人,咱俩好上,可是会出人命啊。

结果两人不仅好上了,还真闹出了人命。

艾莉想要给洪世贤生孩子,洪世贤生气地责骂:“你替我生什么孩子?你跟我生的孩子,叫私生子。”

结果女方真的带了一个私生子和世贤结婚了。

洪世贤出轨,面对第三者诋毁自己的老婆,他的态度强硬:“你要再敢这么说我老婆的话,我绝不饶你!”好像他还有一丝丝良心在?

但自己老婆跟艾莉大撕一场后跌倒在地,痛苦地喊着:“我的肚子……”,因为老公出轨,导致孩子流产。

洪世贤反而一边照顾小三,一边责怪妻子:“你刚刚摔的是屁股蹲儿,应该屁股疼,笨蛋。”渣得明白,让人恨得真切。

于是品如脱胎换骨,自信霸气地反击渣男。

当然,以上这种激烈的冲突,只是作为下饭爽剧看看。而真正能深入人心的冲突,是沙溢所追求的,它在生活里是细致,温柔的。

靠温柔的情感戏剧冲突加分的《剩者为王》,导演落落,曾是郭敬明旗下的作家,这部剧豆瓣评分 5.8 分,并不高,很多人的 3 星评价给的是金士杰那段著名的长镜头独白。

舒淇说这场戏是一遍就过的,当时整个片场很安静,只听得见金士杰说话的声音,她躲在旁边流眼泪。

父亲面对女儿出嫁,有不舍,有祝福,有心疼,金士杰选择用最平静,最自然的方式说出了,所有爸爸都想对自己女儿说的话:

开头所讲的沙溢和郭敬明的短片,也是以同样的方式结尾,(郭敬明听取了沙溢的意见)。

沙溢和妻子安静地坐在一起,解开误会,他终于释放了压力,收获感动,一边吃番茄,一边嘴角微微颤抖流泪,演技爆发,被夸上热搜。

而正是这短短几分钟的一个镜头,让郭敬明红了眼眶。

“真的好”这三个字,被他重复了很多次,但这却不是郭敬明所擅长的。

面对感情纠葛,郭敬明一般做法是让主演们情绪爆发,撕上个三天三夜,生病住院才能收手。但其实有很多舒服又动人的做法可以借鉴。

比如,赵宝刚导演的《像雾像雨又像风》,面对青少年时期男女的情感纠葛,不是用大喊大叫“你为什么不爱我”来体现冲突,而是一种天真的表达方式来推进矛盾。

纯真的杜心雨(周迅饰),向放浪不羁的子坤(陈坤饰)表达心意:

“我就是有一个事情不明白,你喜欢紫仪姐姐,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你呢?”

“紫仪姐姐会不开心。”

“我喜欢你,你喜欢紫仪姐姐,我都没有不开心......”

“让我喜欢你吧”“其实我也觉得......但是......”

“其实你也喜欢我吧,说啊。”“嗯...”

子坤只是一个钟表店的伙计,出身贫寒,心里惦念的还是青梅竹马的紫仪。

可是面对大小姐杜心雨纯情的告白,他心动了,但压抑着反复提醒自己不能越界,夹杂着纠结,摇摆,两颗心小鹿乱撞,悬在空中,成了恋爱纯情剧的经典片段。

或者王家卫《一代宗师》里背负着家国仇恨,宫二(章子怡饰)的复仇,从没有放狠话、大哭大闹,而是隐忍中展现决绝。

爹被师兄打死后,送葬时,师兄又派人拦路堵截,给了宫家极大的侮辱。宫二背负着被杀父之仇,隐忍内心的痛苦,没有流一滴泪,大气镇场,派人通路,比起激烈反应更有张力。

她为了报仇,为了宫家,决绝地奉了道,从此不婚嫁,不传艺,不留后。

侠女内心里的傲气,微妙地写在脸上,刻在骨子里,不流于表面。

章子怡凭借宫二一角,一举拿下金马,金像影后。

真正好的冲突是润物细无声,缓缓地流到人心底。

郭敬明是个尽责的导演,但并不是一个愿意体会人性幽微、细腻完整的导演。他和沙溢这类日常戏高度生活化的演员,就像油和水,凑一起无法相融,只能炸锅。

要拍感动人心的正剧,郭敬明确实不合适。但要拍《回家的诱惑》,不但合适而且有天赋,不知道为啥竟然隐隐有点期待呢~